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独家]专访石隽:徐克毕业论文就是拉片《龙门客栈》

发布时间:2017-12-05 12:55  来源:网络整理

《龙门客栈》主演石隽接受凤凰娱乐专访

凤凰网娱乐讯(念心/文) 在法国戛纳电影节进行期间,《龙门客栈》进入了经典放映单元,其4K修复版也首度问世。为支持这次修复版电影的放映,《龙门客栈》的男主角、胡金铨的御用演员石隽先生特意赶赴戛纳。而凤凰娱乐则在前方独家专访了石隽先生。他就三代三部《龙门》的演变谈了自己的看法,也就当年胡金铨导演在片场的轶事进行了分享。以下是专访实录。

凤凰娱乐:您是台湾的抢救老电影“守护大使”,这次《龙门客栈》在戛纳以4K修复上映,算是一个守护的成功结果吗?

石隽:成功应该要感谢我们台湾的电影资料馆林馆长,他说要修复老片子、旧片子。那么我也很荣幸,《龙门客栈》被排到修复的第一顺位,费用我不太清楚,反正花了很大的费用在意大利进行了修复,这真的应该算是我的老师胡金铨导演的运气。当然也包括我在内跟着沾了光。

凤凰娱乐:为什么这次只有一部?一共修复了几部呢?

石隽:总共有几部的,比如说林馆长明天赶回台湾之后,要到宜兰去为《春寒》来筹募修复基金。就说已经多部都在就说计划中在进行,但是成效结果大概还要有待观察这样。那《侠女》也被列为修复的,应该算第二顺位,可是要筹到那个修复的基金的费用,应该比《龙门客栈》还要高,因为它片子比较长嘛,所以还有待努力,我既然也赋有使命,那我就尽量配合。比如说我在4月份去参加新加坡第二届华语电影展的时候,我就曾经说大会能不能够帮忙赞助我们修复基金,结果他们说:有这个心,没这个力。当然,我今后应该是随时随地的为修复老片子要用心争取。

凤凰娱乐:我们之前一直关注过老电影的保护,一些保护机构说其实最难的是对胶片的保护,这次在胡金铨作品时有没有哪部电影的胶片拷贝是比较糟糕的?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石隽:一般的人当初没有保存常识,就把片子随便放,没注意到湿润、温度的问题。好在也有几年了,(台湾)电影资料馆就做了一个恒温恒湿的环境,那里还存放了胡导演的一些文物。在这种情况下,修复的片子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些是保存还算不错的,其它一些导演的作品,人家过世之后,去放他们的代表作,结果真的拷贝质量太糟糕了,所以,有些能不能修复都是个困难。

凤凰娱乐:我相信可能对于华人和胡金铨的影迷来说,最关键的是《龙门客栈》什么时候能在两岸三地得到展映甚至重映?

石隽:我的老师胡金铨过世之后,我就许愿为他成立一个基金会,筹措两年多之后,才终于成立了。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纪念胡导演,能够让后来的电影学子以及从事电影工作的人,还能知道有那么一位胡金铨导演,然后他不只是有作品,而且他真的是对华语电影有一点,有些须一点贡献。所以我一直在进行就是推展胡导演的作品放映。最近我又特别考虑加入就是他的遗留的文物跟他的电影作品,同时的展出,至于您说这个将来在,我大概我现在的责任,我现在的任务,我自己许下的心愿就是要不停的推动胡导演的作品,胡导演的文物到华人,首先到华人地区,那当然就包括香港跟中国大陆。比如说新加坡、马来西亚,都会再进行。尤其是《龙门客栈》修复之后,如果按照我们那个电影资料馆林馆长他的心愿,大概就在今年度,一定会把《侠女》修复好,这样推动胡导演的作品,它是两部胡导演生平的代表作,在进行上应该再加上文物或者甚至我个人参与这个就是介绍胡导演的作品,介绍胡导演的文物,这样的话,反正我会积极的、不停的,因为我基金会的目的就是这样,今后我一定会积极的推动到打了的各地。

我不晓得我说的太狂什么,我就想说,我很想到各地的学校以及相关电影科系的学校去推广他的电影作品以及他文物的展览。

凤凰娱乐:对于蓝光和DVD的发行计划呢?这次到戛纳来有欧美的碟商来洽谈么?

石隽:有,我们当初选择修复这部片,就是能确定我们可以有代理版权。现在有很多家法国当地的发行公司在跟我们接洽要买片子,然后日本的公司也有接洽,目前还有英国的一家公司也在商量之中,而且要卖《龙门》的版权到全世界,也是因为可以把这笔钱变成我们以后的修复基金,就可以再修复其它的台湾电影。

凤凰娱乐:之前,中国电影资料馆曾在2012年年底积极推动过一次胡金铨电影在大陆的放映,但最终没有成功,他们说是版权原因?您了解那一次的放映吗?

石隽:是,那一次就没下文了嘛。如果想一次性的展映胡金铨所有的作品是很难的,他的电影有邵氏的、有香港电影公司的,还有《空山灵雨》这样更复杂的。但他的代表性的作品版权还是很容易拿到,因为现在联邦电影公司把它完全授权给台湾电影资料馆,可以随时的进行展映。那胡导演自己公司的两部片子版权也是有机会争取的,一部是《忠烈图》,明代古装的,还有一部就是时装的《终身大事》。如果说能够都修复的话,全部电影估计没有办法,但是这四部片子:《龙门客栈》、《侠女》、《忠烈图》、《终身大事》就比较容易。另外香港有一家第一公司,它跟湖南公司合作的《山中传奇》是比较容易取得,但是它的费用不低就是了。邵氏的《大地儿女》、《玉堂春》、《大醉侠》版权反而很难办,不晓得他们当年是不是有一些什么过节……《空山灵雨》版权更麻烦,因为它当年是跟香港一个本地的速食店“大家乐食品公司”合作的,后来那位投资人罗先生,英年早逝,版权就辗转多人了,所以现在《空山灵雨》的版权也很难取得。其实《空山灵雨》是胡导演相当喜欢的一部作品。

凤凰娱乐:您是胡金铨基金会的大使,但我们记住您的身份也是胡金铨的男主演。和我们回忆一下拍摄《龙门客栈》的经过吧?

石隽:那是我做演员的第一部电影,我们那个所有的外景全部是在台湾,没有离开台湾拍的。而且都是胡导演选的景。《龙门客栈》外搭景是在一个河床上,所以你看的都是鹅卵石,其实《龙门客栈》的外搭景周遭不晓得用多少卡车的黄土铺,也只能铺那一点。那所有选景全部,包括台湾有名的垦丁、恒春……都是由胡导演完成定景的。另外就是火焰山,现在满山都是绿树了,当年不是。我记得当年还铺了一条临时公路在那个河床上,所以47年前啦,不知道观众这些年再看会不会还满意。

凤凰娱乐:后来您还和他一起拍摄了《侠女》和《空山灵雨》,现在看这都是胡金铨的代表作,但《空》已经是到韩国拍了,你觉得胡金铨后来的创作思路和心态与《龙门》时期是否有不同?

石隽:那当然,不同的地点首先外景就不同。比如《山中传奇》,因为胡导演拍的是古装戏,《山中传奇》《空山灵雨》全部是在韩国拍的,每个镜头都是。因为台湾当时已经找不到能够拍古装戏的景了。而且还因为南韩不管它的建筑还是山川水风貌,都比较像大陆。他拍了那两部戏之后,其实他很喜欢南韩了。外界不知道,有一天我们跟他吃完饭走在街上,他就忽然间说:石隽,我们以后拍戏还是要到韩国去拍。我当时一愣,因为胡导演在说这话时,已经在大陆拍了一部《阴阳法王》,也是他最后一部戏。

后来我琢磨一下,我能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了。因为我们在韩国拍戏的时候,剧务的效率之高你不可想象,他甚至可以拿着一根教鞭去敲打任何现场的工作人员,而大陆当时还差太多。我自己曾经在景德镇拍了一部有关烧瓷器的电影:台湾投资的,台湾导演、台湾摄影师,其他的都由“西影”支援。但他们的配合度简直是……绝对不如韩那个职业。

凤凰娱乐:胡金铨早期自己也是演员,比如演过李翰祥的几部戏,他在导演时给你们说戏是不是别有心得?

石隽:对,他就算在做场记的时候,都还兼职的演员。所以他的习惯,他导演的习惯,他会先示范,尤其我们是新人嘛,就算资深的,我注意看到,他也会连说带示范的给资深的演员看,然后希望你模仿他。那我的第一部戏《龙门客栈》,我以前没有演过戏,只是说在《龙门客栈》之前接受两个多月,不到三个月,超过两个半月的就算之前训练吧。所以他也是不放心的,就是每个镜头,不要说每场戏,每个镜头都示范你,然后我就跟着模仿的情况下拍完的《龙门客栈》。

但他有时候脾气也急。他自己其实口才溜得很,你们可能都不知道,他曾在香港的美国新闻处电台开了个节目,跟洪波(音)他们一起说“反共相声”,可见他的口才。但他也就要求大家也得是地道的京腔京韵,我是天津出生的,他都嫌我口音不正,《山中传奇》你如果看过会知道,那是标准的“北京话”对白,字正腔圆。但演员就很痛苦。

凤凰娱乐:他会骂演员吗?

石隽:他通常大概就是说笨、真笨,这已经是最严重的,据说在香港时最严重还用过“猪脑子”骂人,他更急的时候是扯你的袖子,但从来没有说过更难听的了,他其实是要求严格。

凤凰娱乐:从《龙门客栈》到《新龙门客栈》再到《龙门飞甲3D》,您怎么看这三部电影?

石隽:我都看了,我跟您说说吧,外界不知道,徐克导演估计也不公开说,其实他在美国念大学的时候,毕业论文写的就是胡金铨的《龙门客栈》,这个大概很多人不知道。但了解这个,你看在《龙门客栈》20年之后,他拍了《新龙门客栈》就顺理成章了。其实他的《新龙门客栈》那时已经就有电脑合成了;后来他大前年又完成了《龙门飞甲》,他真的不忘这个题材啊。那相比之下,我们这个原版反倒是“土法炼钢”的产物了。

上一篇:空山灵雨一桥依傍(图)  下一篇:资料馆选映六部经典电影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